蝶銀

台灣人,名柯、全職、漫威迷cp雜食
廚基德、樂樂、葉神、小蟲
學生党,日更週更不定(´-ωก`)有糧就放
考試週不會放圖,請見諒
cp:@狐先生

【铁虫】暗恋 (送给蝶银)

謝謝狐狸嗚嗚嗚嗚qwqqq
這篇超棒!!!
感覺就像MCU未來會發生的劇情!qwq
小蟲最終成人了,卻仍像第一次見面一樣,不知所措,搞砸事情
而但兩人的感情卻是越走越近的,哇啊啊啊啊
就算知道身分相信尼尼還是會愛pp的!
希望他們好好在一起!
希望pp事業蓬勃!(இωஇ )(?)
大力抱住狐狸

狐先生:

漫画里Tony不知道Peter身份但是暗恋蜘蛛侠的故事


伪三角


送给我最亲爱的 @蝶銀 ,因为阿银还喜欢贱虫,增加了一些贱贱的镜头XD


爱你么么




——————————————————————




  在一个很普通的晚上,Tony·Stark带着一瓶他珍藏多年的好酒,造访了雇佣兵的房子。




    “我可真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钢铁侠突然到访——”雇佣兵语气极为夸张的说道,“让我想想,你应该不是来加入我们的吧?”死侍的话音刚落,原本在床上和他纠缠在一起的金发女郎尖叫着狠狠给了他一个巴掌,随即她披上衣服下了床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屋子,临走的时候还把门摔得震天响。




    “看来是加入不了了。”Wade耸耸肩,“这姑娘手劲还挺大,还好哥戴了面罩。”




    Tony毫不客气的随便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我就不问你为什么在床上还带着你那个丑到不行的破面具了,但是在我表明来意之前,你能不能先把你的裤子穿上?看着你的那活我可说不下去。”




    死侍插着腰,随手拉过一件女士内衣盖在跨间,“好了,你说吧。”




    Tony看了看Wade的面具,又看了看盖在他跨间的那件内衣——他依据自己花花公子的经验推测那大概有D——忍了忍,最后决定暂时忽略那有些刺眼的红色蕾丝花边儿。




    他尽力用比较和蔼的语气开口,“Wade,大家都知道,平时和蜘蛛侠相处的多的人里面你是最死缠烂打的那个——我是说,和他接触的比较亲密的那一个。如果说我们之中有谁有可能知道蜘蛛侠身份的话,那绝对非你莫属。”




    “原来是为了这个。”雇佣兵无聊的往一边歪了歪身子,原本还能勉强遮羞的内衣因为这个动作彻底滑落,钢铁侠无语的抬起手捂住了额头。




    “那我恐怕得说——你要失望了,我也不知道蜘蛛侠长什么样。”Wade像是丝毫没察觉到异常一样的继续说道,“我没见过他面具底下的脸。”




    Tony明显对这样的回答不太满意,他有点不相信的问:“他的保密工作真的做得这么好?你连一点摘下他面具的机会都没有吗?”




    “唔,倒不是。”Wade想了想,“好几次他都在我面前把面具摘下来了,但是我捂着脸没去看——你知道,这种感觉就像是那种,她是你偷拍的相框里的高冷女神,是你可以在网上文字交流的心灵寄托,但是你要是走进镜头里拉了拉她的裙子,或者是抛开了网络和他的真实的面对面,那这种感觉就没有了——索然无味——但是如果我没见过他的脸,我还可以幻想,比如他的肌肉线条这么好看,长相——”




    Tony头也不回地走了,雇佣兵的门被摔得震天响——第二次。




    死侍其实没怎么感觉被冒犯,反正基本上也没有多少人能有耐心的听完他的喋喋不休,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停下喋喋不休的废话的时候。




    “好吧。”他对着自己自言自语,“虽然我失去了一个识情知趣的金发美女,但我好歹获得了一瓶顶级富豪的多年珍藏。”




    他随即转头往桌子的地方看过去,却发现那里竟然空空如也——小气的钢铁侠最后把它带走了。




    Wade孤独的看着他空荡荡屋子,他确信他亏本了。












    Tony拎着他的酒,怒气冲冲的回到车上。并非仅仅是因为他没获取到蜘蛛侠的真实信息,他其实本来也没对这件事抱多大期望。老实说听到Wade说他也不知道的时候他其实心里还好受了点,毕竟连雇佣兵那么死缠烂打的都没见过蜘蛛侠,那按照他一直以来比较矜持的作风来说,他也不知道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不是吗?




    然而他却听见死侍说蜘蛛侠好几次主动在他面前摘下面罩——主动摘下面罩,还好几次!




    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他当即掏出手机给那位喜好紧身制服的超级英雄打了个电话。然而还没等他想好他究竟想说什么的时候,那专属于年轻人的,令他心里发痒的清越声线就透过手机里传出来了。




    “Tony?”年轻的蜘蛛侠有些疑惑,“这个时候了有什么事吗?”




    Tony憋了一会,在对方奇怪的又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之后,他一下子泄了气,随即无奈开口,“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你有没有空,巡逻完了吗,我想邀你看看我的新战衣,提点建议什么的。”




    “新战衣?”蜘蛛侠的声线提了起来,听得出来他十分兴奋,“真的吗?!那太棒了,等我处理完手头上这个——刚才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抢劫犯,我刚把他绑起来——我们一会去哪儿看?”




    “去我家吧。”Tony的心情也明快了起来。“去我的别墅,你应该知道在哪?”




    “我知道那,天,谢谢你的邀请,我一会就到。”




    “不用着急,我也还没到家。”Tony说着,也发动了汽车,“我猜你还没吃晚饭?顺便来我家吃好了,新来的厨师手艺很不错。”




    “那真是太棒了,您人真的很好。”年轻的蜘蛛侠开心的说道,“我很期待。”




    钢铁侠挂了电话之后心情好了一些,他开始安慰自己:起码面对雇佣兵的时候,这个大男孩儿可从来不会有这么好的态度。




    他随即有点得意的想着——不过就是主动摘下面具,他才不会——




    好吧,他心里还是很介意。




    Tony对此事耿耿于怀,以至于蜘蛛侠在他的实验室里对着他身上的新战衣大加赞叹的时候,他都没有感到多么愉悦。




    “天,这个流畅的线条,还有这个配色,真是太棒了,我能摸摸看吗Tony?”




    钢铁侠勉强着露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当然,尽管摸,没关系。”




    年轻的超级英雄一边伸出手着迷的摸着战衣外壳,一边不住的赞叹着,“血边装甲,这名字太帅了,你刚才说它是用了什么?纳米技术是吗?平时就收在反应堆里?”




    “对,用了瓦坎达的新技术……”Tony的回答有些漫不经心,他还在思考着怎么让面前的蜘蛛侠主动摘下面具。




    “你肚子饿吗?我们吃点东西?”Tony说着,没等面前的年轻人回答就自顾自的收起了战衣,以至于没怎么反应过来的超级英雄尚未来得及收回的手就那么直接的贴在了他仅穿了一件单薄衬衣的胸膛上,年轻的蜘蛛侠随即像被烫到了一样的猛地缩回了手,Tony抬眼冲他微笑了一下,“我们去楼下的餐厅吃,晚饭应该好了。”




    这其实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是个小小的意外,然而Peter的心脏还是无可抑制的鼓噪了起来,“啊,好……”他有点磕磕绊绊的答应着。




  天,真是难以想象。Peter想着,他今天被邀请看了钢铁侠尚未面世的最新装甲,还被邀请晚餐,而且还幸运的摸到了他的胸口——好吧,最后一件事听起来好像不怎么正经,不过这是个意外不是吗,所以他不应该对此有什么心理负担——虽然他确实是有。




    “吃完晚饭之后能再给我介绍一下它的新功能吗?”Peter开心的问道,“我刚才有些地方还没怎么看清。”




  “可以。”Tony随口答应着,开始往楼下走。“你可以慢慢看。”




  然而当两个人坐在餐桌上,他看见年轻的蜘蛛侠拿起叉子,手指熟练的将面罩拉到鼻梁的位置的时候,虽然已经早就做过了这样的心理预警,但他还是感到了一阵强烈的沮丧。




  “我很奇怪,我是说,你这么吃东西不会觉得不舒服吗?”Tony有些烦闷的说道,“为什么不把它摘下来呢?死侍说你在他面前摘了好几次。”




  然而这句话刚说出来,他就后悔了,他意识到自己出格了,而他平时是没有这么不冷静的,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竟然输给雇佣兵的这件事让他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当我没说过这句话。”Tony识相的改口道,他随即试图转移话题,“今天的烤鱼味道很不错,你该尝一下。”




  Peter稍微凝固了一小会,随即很艰难的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我在死侍面前……”




  “算了,不用说了我不想知道这个。”Tony打断了他,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于是年轻的蜘蛛侠也只好止住了话头。




  两个人又面对面的坐着吃了一会东西,就在Peter觉得气氛尴尬的有点诡异的时候,Tony又开口了,“你现在还在帕克集团工作吗?Peter·Parker的贴身保镖?”




  “啊,对,还在那里。”Peter有些紧张的回答道,他其实不是很擅长说谎。“工作还算轻松。”




  “说真的,我觉得你值得更好的工作……而不是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前途灰暗的公司里当一个保安,那体现不出你的价值。”Tony真心实意的说道,“也许你可以选择来斯塔克集团,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好职位,待遇绝对优厚。”




  Peter手里的叉子划在盘子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前途灰暗这四个字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谢谢你的邀请。”Peter不太开心的说,“但是我觉得我现在的工作很好,另外帕克集团不是什么小小的前途灰暗的公司,它前几天还在《商业周刊》上占了一个版面。”




  “我不这么觉得。”Tony不以为然的说道,“说真的像这种名不经传的科技公司简直多的让人记不住,斯塔克集团每年能收购几十个——如果哪天那个Peter·Parker实在经营不下去了,你可以让他来找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愿意出个好价钱。”




  “谢谢您的好意。”Peter面无表情地说道,“但是我要遗憾的告诉你这件事不可能发生。”




  Tony像是终于听出了他话里的不高兴,他有点惊讶的看着眼前年轻的蜘蛛侠,“你为什么对这个小公司的感情这么深?这又不是你的公司。”




  “我,我和Peter·Parker是很好的朋友。”Peter努力让自己的叙述合理,“我们是死党,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做他的保镖。”




  Tony又及时抓住了重点,“所以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是吗?”




  “当,当然。”Peter有些磕绊的说道,“他当然知道。”




  于是这次换Tony用叉子制造出噪音祸害Peter的耳朵。




  好极了。Tony想着,所以只有他,Peter既不愿意在他面前摘下面具,他又没什么机会和他成为什么一起长大的死党。




  他输在了起跑线上。




  




  那时候他还只是对此有点不悦,然而在几天之后,他穿着钢铁战衣和蜘蛛侠一起制服了一个超级恶棍之后,他们的话题不知怎么的又转到了这个帕克集团上。Tony没管住自己的舌头,又不住嘴的损了几句他们的帕克总裁油头粉面的像个小白脸,随即蜘蛛侠忍无可忍的狠狠一拳揍在了他的肚子上把他打飞了出去。




  钢铁侠从被砸烂的铁丝网坐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他妈的到底有什么毛病?”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年轻的蜘蛛侠抬起手腕做出了威胁的姿势,“另外,我只是做了身为保镖应该做的工作。”




  钢铁侠在他射出蛛丝之前狠狠的朝他扑了过去。




  于是那天,纽约人民有幸目睹了一场蜘蛛侠与钢铁侠的世纪之战,旁观者录播的视频在油管上收到了上千万的播放量。




  两个人激烈的缠斗在一起砰砰砰的打坏了好几栋建筑。




  “嘿!超级英雄怎么能在这闹事!就没人来管管吗?”




  “闭嘴!”钢铁侠一面把蜘蛛侠压倒在地上,胳膊横亘在他脖子上,一面转头冲旁边的人吼道,“超级英雄就没有想打架的时候吗?!带着你的损失直接去斯塔克集团结账!!”




  蜘蛛侠猛的一下掀开了他,又狠狠一脚把他踹飞出去,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的从楼顶打到地面,又从地面打到街上,一度引起了交通暂停,最后他们两个人互不相让的互殴了几个小时,最终一起精疲力竭的倒在了不知道哪个街区的一块草地上。




  “我打赢了。”Tony气喘吁吁的说道。




  “鬼扯!赢的明明是我!”Peter同样气喘吁吁的反驳。




  “年轻人,嘴硬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我要打赢你就跟玩儿一样,我甚至还没完全动用我的战衣,所以是我赢了。”




  “哈,那是因为我尊老爱幼,我也还没动用我的蜘蛛力量呢,不然我能毫不费力的打碎你的龟壳。所以是我赢了。”




  “只会嘴上逞强,”




  “那有本事再来啊!”




  “再来就再来!”




  虽然这么说着,然而两个人却都累倒在了地上一动没动。




  Tony嘲讽他,“不是要再来吗,怎么现在赖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你还不是,瘫在地上一动不动。”Peter反唇相讥,“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吧。”




  两个人跟小学生一样打了一会嘴炮,随即默契的休战了,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着逐渐变暗的天空。




  “我说真的,你干嘛老维护这个Peter·Parker。”Tony的面具分解消失,他转头不耐烦的说道。“我不过就是说了几句,你竟然就上来对我动手。”




  “我还要问你干嘛老看Peter·Parker不顺眼。”Peter反唇相讥,“你可别是嫉妒人家比你年轻有为。”




  “啊——哈——”Tony做了一个不屑至极的表情,“我嫉妒他年轻有为——我出名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那个幼儿园里吃棒棒糖呢。”




  “那你干嘛老看他不顺眼。”




  “我——看一个人不顺眼需要理由吗。”




  “所以我今天揍你也不需要理由。”




  Tony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因为这个看我不顺眼?”随即他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他脱口问道,“难道你暗恋那个Peter·Parker?”




  “你……你都在胡猜些什么,我们只是好朋友。”Peter简直不知道他脑子为什么能拐到这么诡异的地方上,回答的都有些艰难。




  然而他中间那个诡异的停顿让Tony误以为自己猜对了,他猛地坐了起来,“你不会真的暗恋那个Peter·Parker吧?他到底有哪里好?就因为你们从小一起长大?”




  “我才没有暗恋他!”Peter也头疼的坐了起来,“你为什么会想到这方面。”




  笃定自己料中了事实的Tony却根本听不进他的辩解,“所以这就解释通了,你为什么为了他不惜和我动手——我真不明白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了?我比他英俊比他有钱比他天才比他浪漫,你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为什么不来暗恋我?我告诉你回去我就要收购他的公司——”




  “什么比他英俊比他天才你到底哪来的自信——”然而Peter回嘴回了一半就卡了壳,他凝固了半响。




  “你刚才说什么?”




  “我回去就要收购他的公司!”




  “不是这个,上一句。”




  “你为什么不来暗恋我?我到底哪里不如他。”




  “对,就是这句,你等会。”年轻的蜘蛛侠两只手抱住了头,他感觉信息量大到自己的脑子要炸了。




  惊讶,怀疑,难以相信,不知所措,到最后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随即他抬起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拳,打的头都歪到了另一边去。




  他先是觉得自己的脸确确实实的在火辣辣的疼,然而随即内心深处就升起了一阵澎湃的难以抑制的狂喜。




  他深呼吸了几下,有些磕磕绊绊的开口问道,“可是,你为什么喜欢我,你甚至,甚至没见过我的脸。”




  “对,我甚至没见过你的脸……”这简直要成为Tony的一个心结,然而他还是勉强打起精神,开始叙说自己的心意,“但是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没有那么重要——你看,我们在一起谈论科技,无数次在九死一生的战斗里背靠着背,你愿意为我死去,而我同样。我也许没看过你脸,但是我们早已灵魂相交。”




  这是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Peter一时感动的说不出话。




  “所以……你能接受我吗?向我坦诚你的身份,告知我你的姓名,在我面前摘下面具,允许我参与你今后的人生。”Tony真诚的望着他,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真心实意的时候,“我爱你,你的一切,你的灵魂。”




  Peter的内心波涛汹涌,然而他沉默一会,偏过了脑袋,“我,我需要考虑一会,Tony,我明天给你答复好吗?”




  Tony有些失望,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等你答复。”




  




  第二天,Tony收到了一封信,他还奇怪为什么这年头还有人用这么古老的东西,然而他打开来看,发现里面装的是一张房卡和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地址是位于曼哈顿的一座高级公寓。他立刻明白了这是谁的来信。




  Tony紧张的站在镜子前面整理好着装,确认自己西装笔挺,英俊的无可挑剔之后,他带着一种忐忑的像是即将面对生命的审判的心情,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了那里。期间他还紧张的思考他该不该带一束花上去,转而又觉得这样脂粉气的礼物可能会让场面变得更加尴尬,于是作罢。




  他拿着房卡,比对着面前的2206,确认了好几次的确是这里之后,Tony深呼吸了几下,将门卡放在感应器上,房门应声而开。




  他走进屋内,一眼就看到了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的那个身影。男孩儿西装笔挺,微卷的棕色卷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同他一样郑重。他的心跳难以抑制的加快了起来。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男孩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背对着男人静静地站了一会,随即他慢慢转过了身。




  Tony看清了他的脸,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Peter·Parker?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着男孩儿欲言又止的表情,随即明白这中间的关联,他的内心瞬间被失望和苦涩填满了,“对了,你和蜘蛛侠是好朋友,我懂了。”他苦笑一下,“是他让你来的是吗?”




  男孩儿的脸还有些发红,听到Tony这么说,他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好吧。”Tony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他并不想在情敌面前表现得太狼狈,即使他们都知道他已经输了,但他还是尽力维护自己的最后一点尊严。“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但是你可以告诉他,我不是很喜欢他的这种方式,即使是拒绝,我也希望他能来亲口告诉我。”随即他转头握住了门把,看起来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待的拉了下去。




  “等等!”身后的男孩儿焦急的喊道,随即一发蛛丝猛地覆盖住他握住门把的手,Tony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后愣了一会,难以相信的回过头——此前除了在杂志上,他从没见过Peter·Parker的真人。




  棕发的大男孩儿还保持着射出蛛丝的姿势,他的胸口起伏着,看起来十分紧张,琥珀色的湿润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金属制的蛛网发射器在他的手腕上微微反光。




  “他,他让我来告诉你,他其实也一直暗恋你。”男孩儿脸涨的通红,说这话的时候他能觉的自己的心跳快的要从胸膛飞出来,“他其实那天就很想答应你,但是他觉得那样可能不够郑重。”




  “他想在一个郑重的场合,郑重的时候,再向你坦白。”




  “他叫Peter·Parker,自小生活在皇后区,他带着对你的崇拜走上与你一样的科研道路。随后创办了他的科技公司。”男孩儿有些紧张地说道,“他不暗恋Peter·Parker,从来没有,你现在该知道他没办法暗恋他。”




  “Tony。”Peter紧张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愿意向你坦白身份,摘下面具,告知姓名——只向你,因为他也爱你,你的一切,你的灵魂。”




  “他也想参与进你的生命里,填补你今后的人生。”




  Tony站在门前怔怔的看着他的男孩儿,半响无声。




  




  END


  



评论(2)

热度(1407)